曾幾何時

  曾幾何時,那裏有壹片湖水。   兩邊的山谷像是張開的手掌,小心翼翼的捧著那片明澈的湖水。湖水出奇的靜。即使有壹兩只野鳥掠過湖面,也絲毫不會驚擾那片原始的寧謐。野鳥們也許在想:如鏡的湖水壹定是在做著蔚藍色的夢。夢裏,美麗的時光正細細碎碎的叩著湖水的心門。壹位年少的詩人駐足湖邊,正聆聽著湖水幽幽的講述:   推荐文章:nanachenliのブログ inevitableling feiyanyang lisazhan kitebottom   曾幾何時,壹只竹筏蕩在寧謐的湖面。竹筏上坐著壹個男人。他正吹著洞簫。叮咚的簫聲從他的靈魂深處流出。樂音悠悠,飄到了蘆葦森森的岸邊。岸邊的薄霧裏隱著壹座木屋。茅草屋檐被老柿子樹的葉子遮的嚴嚴實實。壹個窈窕的姑娘正編織著壹只小巧的籮筐。她有些不專心。時不時地,她烏溜溜的黑眼睛便會偷眼向湖面壹溜。她在尋覓壹只竹筏和竹筏上的那個身影。竹筏尚在湖心,但那叮咚的簫聲早已潛入她的心扉。她把籮筐掛在牽牛花架上,然後提著白裙挪到了湖邊。她伸出白皙的雙臂,向竹筏上的身影召喚。終於,竹筏靠近了岸邊。壹只鷗鷺從蘆葦叢中驚起。男人跳下竹筏,把壹串粉紅色的山花別在了姑娘的頭上。她莞爾壹笑,為他遞上了壹角清澈的山泉。那個男人是她暫別的丈夫。他和她並肩坐在竹筏上。他們的面前是黃昏時分的湖面。她把頭靠在他的肩頭,雙雙遙望著對岸那壹片朦朧的新綠。湖面浮著壹層淡淡的紅。那是醉紅的夕陽寫下的悵惘。他吹奏起了洞簫。簫聲吹散了湖面上的那抹淡紅色。緩緩地,壹抹兒淡青色和粼粼的湖水摻雜在了…

続きを読む

春天的鎖牛花

  說起春天的使者迎春花眾人皆知,而晉西北神池山野、溝畔的鎖牛花卻知者甚少。它是壹種野生草本植物,俗名叫鎖牛牛,開的花便叫鎖牛花。在我懵懂的童年,它已深深紮根心靈深處,那淡藍色的花瓣像徐徐升騰的火焰,至今在我的生命裏燃燒。 推荐文章:玫瑰情節 急速小子 skrillexlichen cupgreentea 夢を見る   童年時光盡管缺衣少吃,但其樂無窮。每逢春天來臨,就約小夥伴們繞梁及溝玩耍,那時不知這叫踏青。掏鳥蛋、采摘鎖牛花便是無法言傳的快事,鎖牛花和別的野花不同,它不僅能觀賞而且還可生吃,入口透著清香,余味無窮。   壹場場春雨不期而至,醉人的東風卷著柔和的雨絲,漸漸喚醒溝畔、田埂的小草、野花。家鄉的山梁粱、溝坡坡上,隨處可見那些不知名的野花野草,那淺藍色、羞噠噠的鎖牛花更引人註目,好像家鄉害羞的村姑,在春閨的窗戶裏窺視著五彩斑斕的鄉村。   神池的山溝裏,那壹簇簇鎖牛牛蔥蔥蘢蘢,當壹朵朵淺藍色的花朵綻放,在荒涼的山野格外搶眼。四瓣花衣緊托花萼金銀剔透,脈絡依稀可見,像仙女用藍天為絹壹夜織成。朵朵迎風搖曳,野趣橫生。遠遠便能發現它的身影,嗅到它的芳香。玩伴們爭先恐後地上去摘啊摘,壹把把塞到嘴裏,余香至今留在心中。   鎖牛花謝後不久,我們便尋覓鎖牛牛的果實。那低矮的撮撮草叢,無法擋住日漸成熟、翡翠般的果實,散發著春雨、泥土的清香。調皮的孩子們等不上成熟,發現了便扒皮吃掉,那種清爽不亞於山珍美味。   今春利用休假間隙,以撿地皮菜為名,攜妻回到兒時的山村、溝壑,回味童趣。當…

続きを読む

希望朋友們常回家看看

  前天把蓋了很久的被罩洗了,晾幹後,今天晚上就把它縫上了。朋友說我壹個爺們兒除了不會生孩子,什麼都會。我笑了,說想生可以做手術。當然這只是壹個玩笑。   縫被罩讓我想到了我的母親,壹個非常勤勞不辭辛苦的女人。壹個地道的家庭主婦,壹位非常慈祥和藹可親的母親。記得小時候母親在做被子的時候,因為我還小怕我搗亂更怕縫被子的針把我紮到,所以母親就揪壹點棉花,扔到半空讓我吹。當時感覺很好奇,很好玩,所以就這洋自己便玩了起來,母親也開始了縫被子。也許女人天生下來就會做這些針線活。鋪棉花,續棉花,壓棉花,然後用被面和被裏,縫在壹起,再把鋪好的棉花翻卷到裏面,最後再用針線引壹遍縫上就可以了。因為小時候經常看媽媽做被子,也經常幫媽媽翻卷被子,自然也就懂了點,所以以後每次縫被子都能自己縫好。都說父母是孩子的第壹任老師,說的壹點都沒錯。 推荐文章:你是我的爱 姐妹花 lemolena 小呆 風の神   說真的,縫被子真不是件容易的事,稍不留神就會被針所刺到,很疼。母親每次縫被子被針刺到是很平常的事情,當然被刺到肯定會有紅色的血流出,母親就會用嘴把手指上的血吸吮到不流為止,然後繼續再縫。當時母親被針刺到壹時倒吸了壹口氣,並沒有喊痛,因為當時還小並不知道有多疼,等我長大後我也縫東西被刺到後才知道這種疼的感覺。不過還好,母親的右手中指上還帶了個“頂針兒”,這洋容易把針推進布和棉花裏,如果是納鞋底子(千層底鞋底),就必須要帶了,不然真的很難刺透。今天我縫被子並沒有帶“頂針兒”,因為沒有,布和棉花是軟的不是很厚,容…

続きを読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