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搞地攤經濟 五中全會有變 還是政治事故

北京搞地攤經濟 五中全會有變 還是政治事故

各位網友大家好 今天是2020年10月20號 星期二歡迎大家參加 王劍每日觀察

直播一的節目 我們今天的題目是北京搞地攤經濟 五中全會有變 還是政治事故?

我們講一個發生在北京的事情這個事情是什麼? 就是地攤經濟今年夏天最火的事情是什麼?就是地攤經濟地攤經濟怎麼來的?

我們先講一下 把這個事情簡單的敘述一下 5月27號中央文明辦宣佈 今年全國文明城市評測標準不包含佔道經營

馬路市場 流動商販目的是為了恢復經濟 滿足群眾生活需要然後5月28號李克強在記者會上說回想改革開放之初大批知青回城 然後一個大碗茶解決了很多人的就業問題然後他就講

他看到西部有個城市 搞流動商販攤位一夜之間有10萬人就業然後這一夜之間 就是地攤經濟開始刷屏成都 鄭州

長沙 西安 大連 南京

青島陸陸續續就開始推地攤經濟全國大部分的城市都開始搞 甚至很多縣城都在搞中心城市就不要說了 縣城都搞其實縣城本來就有地攤經濟 有些城市管得好一點

有的管的不好反正有些城市連黑社會都不如黑社會管地攤經濟管得最好最有秩序李克強在6月1號到6月2號去了山東煙臺 然後他這麼說 他說地攤經濟 小店經濟

就業崗位的重要來源 人間煙火是中國的生機 這一出來 然後就是繼續刷屏大概是這樣這件事情到了6月6號出了一個變化

就是北京日報刊出一篇文章題目是地攤經濟不適合北京然後中央電視台6月7號發表一篇熱評 叫地攤經濟不能一哄而起6月8號中央電視台繼續發 一線城市不宜推行地攤經濟然後中宣部就開始控制地攤經濟 地攤經濟慢慢就淡出大家視野地攤經濟就慢慢的很多城市就慢慢的不搞了地攤經濟就慢慢的退出去了其實就慢慢退出了一個政策

作為一個政策就退出去了但是沒有正式宣佈地攤經濟顯然沒有搞定現在的失業問題但是肯定是把工廠多少年的積壓的倉庫裏面的存貨清空了到現在為止 地攤經濟其實是一地雞毛很多失業的職工拿最後的一些積蓄以為地攤經濟能怎麼樣 去進貨去擺檔結果把這些錢全賠在裏頭血本無歸 很坑人

這就是李克強就是這一票團派幹部他們在制定政策的時候缺乏經驗缺乏實際的經驗李克強雖然是學經濟的 他師從吳敬璉但是他的確是對政策非常的不掌握 你看他之前推什麼?

之前推萬眾創業大眾創業 萬眾創新其實是一個也是個解決就業問題的政策 讓大家去創業創業其實不壞 但是政府不能推動為什麼?

政府推動大家創業 實際上是有個道德成本在裏頭因為創業這件事情是什麼?創業九死一生中小企業創業的存活率 一年之內的存活率不超過5%你想下

95%創業的中小企業都是要倒閉的政府怎麼敢推動大家去創業那他倒閉了怎麼辦?你管不管? 你不管你有道德責任你管

管得過來嗎?所以你看 李克強推的地攤經濟 其實也是一樣地攤經濟掙錢的有幾個?

沒有幾個十個裏面有一個就不錯了其他都是陪跑十個裏面有五個是賠錢的其他打平就好 辛辛苦苦一一晚上啥都沒掙着大把是這種人地攤經濟不能解決就業問題就業問題靠的是什麼?其實地攤經濟是個虛假的繁榮 什麼叫虛假繁榮?

你看過去好像人挺多但是狗咬尿泡子一場空 都是沒什麼錢掙地攤經濟只能夠拉低什麼?拉低消費層次當然解決一些人的消費問題但是其實解決不了根本所以地攤經濟不能解決問題 這個是沒有錯的但是問題是什麼?

問題是你應該允許大家去經營一些地攤 就是如果有需要不能以政府去搞政府設出一些位置 有需要的人去做

這個生意他慢慢自己能活下來就讓他去做這是一個好政策但是一哄而起 政府組織去搞這種事情你想一下 一個城市一口氣出現10萬個地攤大家互相爭來爭去 誰有飯吃?

誰都沒飯吃所以這是腦子進水的政策那麼你想一下 地攤經濟 李克強搞地攤經濟

最先跳出來反對的是誰? 北京市北京市誰是頭兒?蔡奇蔡奇

北京市委書記蔡奇蔡奇出過很多很獨特的政策第1個獨特的政策就是 清除低端人口就蔡奇乾的蔡奇上來就清除低端人口然後第2件事情幹什麼? 他在北京一當書記一當上書記先清除低端人口然後就整招牌整理北京的天際線拆招牌拆到海淀區就不能拆了拆不下去了蔡奇是習近平的愛將其中有一件事情

很著名的一件事情 叫什麼?叫銅鑼灣書店 香港銅鑼灣書店香港銅鑼灣書店

大家去維基百科搜一下銅鑼灣書店事件 已經變成事件就是銅鑼灣書店要出一本書 跟習近平有關大陸公安 就不說哪個部門大陸公安綁架了銅鑼灣書店的老闆和他的員工然後這件事情大概兩年時間前後就是銅鑼灣書店其實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標誌

什麼標誌?就是大陸的手 公安的手 正式伸到香港去了全世界都是這麼看正式把手伸到香港去了就是他跑到香港去執法後來出現的四季酒店明天系的老闆被綁架回去

都是銅鑼灣事件的延續他做這件事情當然是護主心切 因為這本書是寫的是習近平護主心切 去辦的事情他就深得習近平的信任就在這個位置上把他從叫國安委 國安委原來是習近平搞的非常龐大的機構現在已經悄無聲息了

國家安全委員會國家安全委員會蔡奇是從浙江浙江的副省長蔡奇其實原來是福建省委書記叫什麼陳光毅 後來去做民航局的局長他原來是福建省委書記福建省委書記陳光毅的秘書蔡奇原來是陳光毅的秘書陳光毅走了以後 習近平上來 習近平上來就用他把他一起帶到浙江浙江先是做杭州市長後來做副省長國安委成立之後習近平讓他去做國安委的副主任辦公室副主任他在做辦公室副主任的時候辦的這個案子什麼案子?

銅鑼灣書店的案子就他辦的辦案 護主心切 護主有功讓他去北京 先當市長後當書記這就是蔡奇蔡奇是習近平安排在北京

守北京的一員大將我為什麼要講這個背景? 原因就是這到底是政治事故還是五中全會和蔡奇有關係2016年他去北京當市長然後就接郭金龍郭金龍當時是北京市委書記 然後調到重慶重慶當書記然後他就接郭金龍的位置蔡奇接郭金龍的位置

連中央候補委員都不是北京市委書記沒有不是中央委員的沒有不是大部分的北京市委書記都是政治局委員他連中後補委員都不是你看他火箭坐得有多快坐火箭到北京當書記的所以我們講蔡奇就是習近平安排在北京 守北京的地方這人他跳出來反對地攤經濟 當然不是他個人意見肯定是上面有人授意然後北京就跳出來反對那麼為什麼要反對?當然這件事情跟什麼有關係?

跟今年2020年2020年是奔小康的收官年也是扶貧計劃的收官年 這兩個都是在2020年要實現結果要完成扶貧攻堅任務又要完成奔小康的任務然後這個時候李克強跑出來說 我們要發展地攤經濟 這不是打習近平的臉?

先是誰呢?先是李克強去打習近平的臉然後蔡奇跳出來 又是護主心切去打李克強的臉說北京不適合搞地攤經濟這一巴掌扇過去直接就打臉 因為你要知道中共中央是在北京北京說這個話是直接打臉然後中宣部開始降溫地攤經濟就悄無聲息

問題來了問題來了北京日報新京報10月16號報道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北京市商務局北京市市場監督局北京市城管執法局 北京市消防救援總隊北京市交通委六個部門這六個部門聯合發一個文件叫關於疫情常態化防控期間 臨時佔用公共空間開展特色經營的意見聽見沒有中共的話術就是把一件很容易明白的事情 包裝成為他想要的樣子其實簡單的說

就是北京市可以擺攤設點搞地攤經濟了所謂佔用空公共空間就是擺地攤公共空間 一定是地攤嘛特色經營就是地攤把新聞講完 目前這個項目已經在望京小區 前門大街百榮世貿將近60個點位組織商戶特色經營工作然後計劃2021年計劃在北京16個區分別每個區選兩到三條大街作為試點現在已經有60個60個點位了搞地攤全北京市意思就是60個點位設置攤位讓商家來擺攤這個項目怎麼規定的呢?

已經入駐商圈特色消費街區步行街區商業綜合體等區域的企業按照政府規定劃定的區域在本商圈特色經營消費區 商業步行區還有商業綜合體自用地紅線範圍內合理規劃經營區內可以開展餐飲等消費服務講人話就是你可以在你自己的這個經營範圍之內 在紅線範圍之內 你可以去擺攤就這個意思然後還說

臨時佔用公共空間開展特色經營活動是疫情情常態化防控期間的階段性措施並且由區人民政府 綜合考慮市民需要和商業街經營需要 統籌劃定經營區域限定經營時間 經營品類

嚴禁佔用城市道路開展經營大家記住他所謂的劃定區域不是在道路上 是在他的紅線範圍之內就是你一個商業樓宇 比如商場 商場外面紅線範圍之內你找個地方來擺攤就這個意思臨時佔用公共空間的企業

應持有效證件 落實企業經營責任禁止轉包轉租保障安全合規經營餐飲企業不得在露天食品加工製作燒烤食品製作飲料等行為不得影響周邊居民的噪音 異味 光污染不能夠影響周圍居民然後還有一些

除了要符合首都功能定位 地方經濟 就是這些所有的不得 就是這些政府政府部門得把自己的責任摘開

我已經講過了啊你不得一 不得二 不得三 不得四

但是你可以在這裏擺攤就是我是沒責任的 我已經告訴你 這個都不允許不可以發生任何的問題 只要發生問題

全是你的主體責任現在就這個情況他說明確牽頭單位 多部門共同參與 各司其職 比如城市管理委負責臨時佔用空間開展特色經營活動的市容環境秩序環境

納入首都環境建設月的檢查然後各個部門的責任 我就不一一念了然後北京市商務局等六部門 推出的這個規定 就是要儘快實施然後就一步步推廣大概是這樣好

來解讀一下這個事情我們先講一下 北京市作為一個首都他是不是適合搞地攤經濟北京有2154萬人是中國最大的城市之一還有上海這種人口規模如果經濟要是不好那政府是養不起來的那只能自謀出路 這是第一個大背景就是北京是個超大特大的城市這是一個大環境北京北京這麼大的人口基數 當它出現經濟狀況的時候他出現失業啊這些問題的時候

其實是會產生非常大的壓力這是第1條第2條北京是中國最怪異的城市一般來說城市的形態通常是紡錘形就是兩頭小中間大就是有錢人少然後窮人少當然我講窮人是很窮 赤貧那種中間是比較大通常是紡錘型北京不是 北京是腰鼓型就是兩頭大中間小兩頭大中間小是什麼意思?

就是北京很多有錢人有錢人多官多所以兩頭大 這是一頭另外一頭北京人真窮北京的普通市民真的收入很低就是北京的平民很多而且大部分外來人口都是貧民所以中間的中產非常小當然北京也有很多很多高收入人群但是相對於北京2000多萬這個人口 這麼大城市來說中間是小的經濟好的時候 當然中間稍微大一點但是總體來說

北京是兩頭大中間小那麼在這種形態之下呢如果經濟出現了一些狀況的時候 比如經濟回落等等情況的時候中間的這部分又會掉到下面去 所以下面就會特大下面特大的情況就意味着什麼?意味着北京需要解決兩票人一票人是什麼?

一票人比如說商場商場沒生意現在經濟不好 商場沒生意 商場沒生意意味着什麼商戶要倒閉北京不想讓它倒閉倒閉的話就業更成問題就是北京市政府一頭要解決商戶的生意另外還有一頭什麼?

北京人沒錢北京其實平民是很多的 你看一下你看北京普通的老百姓收入很低 生活成本越來越高原來的城區的模式呢就是很多的四合院 小胡同這是城市的規模會容納很多低消費的低消費的供應比如說路邊攤

比如說一個小店啊他成本很低 他賣的價格也很低普通老百姓就在這個地方消費這些年大規模的 北京大規模的拆遷 都沒有了

都被消滅了 都被那些連鎖店取代連鎖店的價格對普通的北京市民來說他消費是有壓力的所以地攤經濟是符合他們的需求北京有大量的這種所謂的蔡奇講得低端人口這些低端人口是真消費不起天天吃專賣店他消費不起 麥當勞肯德基消費不起他只能買什麼呢?

買煎餅果子路邊騎個自行車煎餅果子買一個買一套當早餐 這個可以這很符合北京的消費水平但是現在已經消滅的差不多了所以地攤經濟是有需求的一頭是什麼一頭是商場上沒生意另外一頭是老百姓的收入下降他真的消費不起所以地攤經濟真有需求這是第一第二北京為什麼要推出地攤經濟?你想一下政治挂帥餓死了也得講政治北京是個這樣的城市北京的任何的動作都會有政治含義就是不管你有沒有政治意味別人都會給你加上政治含義所以你在北京當領導你腦子裏必須想 我這個動作會不會被政治解讀所以北京市的官員都得講政治不講政治你就死得快這是第1個那你想一下當初李克強說推動地攤經濟

北京先跳出來說北京不適合搞地攤經濟現在你雖然講我們搞得是特色經營鬼都知道是地攤經濟呀你只要兩個條件第1個條件 佔用公共空間 只要你一說佔用空間那就是地攤不是是什麼只不過他現在講的是 我不是隨便老百姓都可以擺的我是商場裏的商戶才能出去擺出去擺你還不是地攤?

你不是在商場裏頭就是地攤所以你自己當初跑出來 跳出來 反對地攤經濟現在自己又搞地攤經濟這什麼意思?這是講政治嗎?

要麼就是打蔡奇的臉對嗎?你自己出來講這是第1條第2條我剛才辛辛苦苦的讀了下這六個部門一起發出來的這個文大家想一下這個文肯定是北京市政府發的文六個部門就是北京市政府發出來的相當於北京市政府發出來的文北京市政府發出來的文肯定要給蔡奇批也就是說蔡奇如果批的這個字那意味着蔡奇自己打自己臉那你想五中全會馬上就要開了據說五中全會上還是有人還有人事的議程 那這麼敏感那麼這個時候蔡奇自己來打自己的臉你想這個文肯定蔡奇要批蔡潔批了這個字什麼意思?那就自己打自己臉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打自己的臉呢那這裏面有兩種可能性第1種可能性我們拿來當政治解讀蔡奇發現政治風向變了他跳船換跑道用推地攤的方式向李克強示好

你看當初我反對你不好意思 我現在自己搞下 我自己打自己 自打臉三巴給你道個歉交個投名狀這是一個政治解讀

這可以當作一個政治解讀這第1個可能性 第2個可能性北京是真困難北京原來當然是中央首先要考慮的地方 幫北京解決所有的問題北京自己要解決自己的問題但是北京自己解決不了問題的時候中央肯定要幫忙 北京是親兒子可是現在呢

中央到處都在花錢沒有太多的資源給北京 那麼北京怎麼辦呢?北京要自己解決蔡奇也是護主心 積極生產自救那沒辦法你想不出辦法

你要蔡奇這些官員習近平下面的這些官員都不行其實能力都不行那怎麼辦?那就拿別人的方案來辦唄就拿什麼?拿李克強的地攤經濟來辦嘛也沒別的招啊 現在也沒有別的招,怎麼辦?

北京其實就是兩大產業第一個是高科技互聯網 其實高科技跟北京的關係不大主要是互聯網產業另外一頭是什麼另外一頭是服務業服務業這些年打貪官打得也差不多了 所以北京經濟不是很好加上整體經濟在下降 北京真的是很困難生產自救沒辦法

拿地攤經濟來試一下蔡奇也仗着自己跟習近平的關係就硬上沒事我扛硬上結果這個方案一出來各方一解讀 懵了通常一解讀都是往政治解讀懵了怎麼辦趕緊刪稿子 所以你現在呢就是關於我剛才講的這個原文我剛才讀的這個原文叫關於疫情常態化防控期間臨時佔用公共空間開展特色經營活動的意見六個部委的意見的原文的新聞全部被刪掉了從北京日報到新京報 這幾個報紙全部找不到了

新聞原文已經找不到了 全部刪光了這就是有問題 有問題然後呢留下什麼呢?留下解釋解釋什麼呢?

解釋我們這個特色經營不是地攤經濟的解讀這個解讀還留着但是原文就沒了那就有點懵就是趕緊刪 刪完之後就只保留那個解釋 我們這個特色經營不是地攤經濟要刪

全刪掉也就算了他留下這個解釋呢露了馬腳說明什麼?說明他真有問題就是他真的發現這個是有問題的我搞這個 原來被解讀為地攤經濟我被解讀成地攤經濟 那可能就意味着我是向李克強示好不行

我不能被這樣解讀 所以他留下那些解讀 我們不是地攤經濟的文章來解釋說 我不是向李克強示好這件事情就可以說是什麼呢?

這是一場政治事故就是北京推地攤經濟歸根結底是一場政治事故這就是第二個解讀綜合的來看我看了一下最近網上有一些關於五中全會的各種猜測當然其中包括一些劇烈的人事調整五中全會一般不會有太重大的人事調整除非是跟什麼有關係呢?跟一些大的政治變化有關係最近我看不到 中共有大的政治變化所以我覺得第1種解讀的可能性沒第2種解讀的可能性大我覺得還是北京搞地攤經濟就是蔡奇自己沒把握好就是被大家這麼解讀了他就是仗着跟習近平關係好所以硬上,硬上結果被打臉打完臉之後呢 他覺得不靠譜

不行趕緊往回縮 趕緊把稿子刪了這事會不會停 不好說 不知道

現在不知道是不是繼續往下搞還是不搞了有可能會不搞了 有可能在大家不留意的時候就不搞了可能性是比較大的其他的跟人事調整有關 我覺得關係不大好吧 大概今天這個主題我們就講到這裏

我們下面就總結一下北京市開始推地攤經濟這是一場政治事故也就是蔡奇沒把這事情辦好自己搞出一個廣東話叫大頭佛 這是第1個第2北京市的經濟是真糟糕糟糕到北京都這樣了 那你想一想全國的經濟他還說有4.9%的增長全國經濟如果全國的經濟平均有4.9%的增長意味着北京怎麼着也有個6%-7%吧北京有6%-7%的增長北京能夠搞地攤經濟?這不瘋了嗎?

所以這個問題也順便把統計局給打臉好吧 今天主題就講到這裏 我們下面進入互動 進入互動之前例行公事請大家點讚請新來的網友訂閱請大家加入我們的會員

支持我們做更好的節目進入互動之後 請大家不要聊天我們儘量討論的簡潔一點四個 情況 問題

觀點 情緒我們今天看看大家有什麼高見鳴謝提問地攤經濟這個政策朝三暮四 韭菜們會不會自己覺醒?開始質疑政府

開始擔心經濟真相你覺得有人會自己覺醒嗎?我覺得不會吧韭菜們就是快樂的當着他們的韭菜韭菜必須是什麼情況?會覺醒?就是被剪了一刀他就覺醒了韭菜大部分覺醒的契機

就是被剪了一刀他就自己覺醒了經濟的真相豈止是經濟的真相我今天其實還有一條新聞 本來想說的 已經沒有時間了就是關於疫苗關於疫苗我還是說一下吧既然說到這兒了國務院聯防機制10月20號舉行記者會介紹新冠疫苗的進展這個進展我就不想說 大概是什麼?

大概有6萬人在接受這個疫苗的接種有6萬人有五條線路 一個是滅活疫苗第二個是重組蛋白疫苗第三個是腺病毒載體疫苗 第四個是減毒流感病毒載體疫苗 把流感的病毒拿來減毒

然後再裝進去然後是核酸疫苗 五個線路進行同時在進行有6萬人在接種然後有四個進入了3期臨床情況大概就是這樣他就講了各種各樣的政策我在這裏就講幾點第一中國公開講的話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 不說實話或者不全說實話或者說的全部是實話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說得好聽其實不這麼幹就是我說一套做一套中共基本上就是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不說實話不說實話有可能是全部都不是實話有可能是有一部分不是實話第2個問題就是

說得好聽講得眉飛色舞唾沫星子亂飛 但是不按照說的幹這是兩個問題第2個中國要先出疫苗中國要先出疫苗 中國現在卯足了勁要先出疫苗這是政治任務這個政治任務目的是什麼?目的還是那句話我們是好的

你們不行我們是社會主義優越性他這件事情就是所有的一切都要圍繞的這個展開第2個第3個人命在中國的政策當中是排在政治後面如果需要的話還有東西可以往前打尖所以人命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所以大家一定要搞清楚這一點 在中國的政策當中人命是排在政治後面所以中國的疫苗最大的風險是什麼?就是政治為什麼政治風險?

他表現在什麼地方?表現在第1個他的原則他的標準他的規則都是可以改變只要碰見政治這些標準規則全部都可以改變這是第1條第2條他在執行過程當中 也不會嚴格按照規則原則來執行他也是會調整 根據政治需要進行調整執行的過程當中最後判斷這個疫苗行不行的判斷也是根據政治需要來判斷那你想一下在標準在規則方面變來變去

根據政治需要變來變去在執行的過程中 根據需要 政策變來變去最後那個判斷也是根據政治需要變來變去你想一下是不是巨大的風險?所以在這個問題上在疫苗的這個問題上中國發生疫苗的事故不是一起兩起不是一起兩起的問題他本來的信用記錄就非常的差我在這裏還是要呼籲一下

儘管我知道人微言輕 但是我還是呼籲一下疫苗此事 茲事體大不得造次要說到做到不可欺騙講給中共聽的這是對老百姓來說不可盡信要小心求證獨立判斷謹慎決定就是這兩個我今天就說這個關於疫苗 具體情況就不再具體介紹了情緒李中堂要搞

慶豐帝不讓 現在慶豐帝要搞 黨媒又各種吹 一點B臉都不要還什麼經濟V形反彈

再創新高什麼的很快就要畝產萬斤了 非常好的情緒提問 地攤經濟並不能解決就業問題 並且把老百姓最後的錢賠光老百姓沒錢了

一定會影響一部分人的房貸按揭的違約 這樣是否會影響到銀行的安全 大部分人的房貸按揭違約之後 中國經濟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

老百姓何去何從?何去何從這麼大的問題問我我怎麼答?房貸房貸按揭這件事情跟地攤經濟呢真沒太大的聯繫為什麼?

如果你都要跑去擺地攤的話呢那你房貸按揭早就已經還不上很久了所以房貸或者按揭 跟你擺地攤沒有關係 擺地攤的人沒有條件去做按揭 如果你要去做按揭

房子趕緊賣吧先把房子賣了再說這是第1條第2條 經濟下行一定會造成一個風險什麼風險? 銀行的風險經濟下行核心通常會出現一個連帶的後果就是房價下跌當房價下跌到某個程度的時候就會出現什麼?

就出現大量的按揭貸款被放棄他的抵押品那銀行就會出現風險 現在的情況是什麼?政府就把這個房地產市場凍結不讓它漲也不讓它跌所以目前我還沒有看到地攤經濟對房地產市場對按揭的影響 影響還是看不到

他們之間的聯繫不是強聯繫非常弱的聯繫觀點 假設一個超市有7000個貨品只需要10個員工運作 那麼改成地攤售賣這1000種商品也許就要100個地攤這就是從集約化高效經營退化成小農經濟非常精確非常準確的一個判斷情況 北京確實有商場讓商戶在商場前廣場做促銷那種推車但生意不怎麼好

現在北京天氣冷風大晚上黑得早能擺的時間不多天冷也沒有多少人光顧 感覺拉不動消費這明顯是不靠譜你想一想你想一下北京的場景就知道北京的那個路很寬 路非常的寬然後商場和馬路之間的距離很長所以實際上你要是在紅線以內擺地攤而且北京天黑得早 像這個網友說的天氣又冷風又大你這風灌得

你怎麼在那兒擺?你說這和深圳不一樣深圳冬天冬天有20多度冬天有的時候穿T恤跟夏天一樣 然後你在外面擺地攤 而且深圳的夏天大半夜都有人在外面逛街北京冬天過了8點鐘

馬路上都沒有人 你怎麼擺地攤擺地攤有什麼用?你看他出這個政策 已經到了我不想講那個字

那個字講出來就有點狠了到了窮途末路的想法 北京要推地攤經濟 已經是窮途末路沒什麼招了觀點 中國雖然一直沒有平民窟的說法但外來打工者特別是農民工也就是蔡奇說的低端人口擠在髒亂差的區域裏就是貧民窟CCP經常批評資本主義國家的貧民窟問題而自己呢?

底層這些農民工連貧民窟都被強拆在深圳特別明顯所謂的城鄉結合部就是由中心城區租金貴 大批農民工前往城市周邊的農村租房住 久而久之形成的貧民窟貧民窟是什麼呢?平民窟當然就是一個空間

這個空間是低端人口生活的一個空間 這個空間可以是貧民窟也可以是城中村 深圳就叫城中村北京其實也是城中村 以前亦莊

宋村都是城中村城市裏面有農民 農民自己的私宅用這種私宅來解決一些低收入人群的居住問題但是共產黨連這個都不允許都在拆 要拆光為什麼?

不好看不好看就給它拆光低端人口不好看趕走 基本上就是蔡奇幹的事情中共講它代表人民 人民為中心 習近平天天講我們以人民為中心人民就是他定義的人民就不包括我們講的這些人

這些人不算人民不算他定義中的人民他定義中的人民就是他們中共 他們自己提問 北京還沒有看到遍地倒閉的市容前政府就能採取行動搞點幫忙政策是不是證明政府還沒有僵化?還能看到這點事情看到點事做點事呢?

不像畝產萬斤的年代毛澤東是真害怕沒有地方放這麼多糧毛澤東真害怕嗎?毛澤東說說而已 你還真信!你對北京市政府的要求還真低呀看到點事兒你都要表揚一下我沒有評價我就覺得

新客戶成功貸款即獎高達$3500現金獎賞,私人貸款網上借貸平台簡易快捷,貸款一批瞬間過數。即使週末都可於網上隨時隨地申請貸款,貸款無時限,立即了解更多!

第1個 毛澤東真害怕嗎?我覺得他就一說 你還真信觀點

從宏觀經濟而言 一個社會要保持基本的經濟活力需要上層財富能夠流到中層 中層財富要流到下層強國現在流通渠道全部枯竭了原因是體制問題OK情況外地車在北京境內行駛 要提前一天申請進京證當天申請當天上路無效

而且工作日期間尾號限行限行日不得上路其餘4個工作日 早晚高峰共計5個小時 不許上路違章者記三分100塊一輛外地牌照 一年的合法上路時間只有1620個小時

摺合天數共計67.5天獨裁政權面對道路擁擠的解決辦法不是修路而是靠不讓車上路營造一種交通堵的全面治理的假象為什麼呢?因為他可以這麼幹他可以這麼幹他就這麼幹 他覺得沒關係情況 坐標上海

因為一直在買入美元說一下前上海購匯規定每人一年限購5萬美金 每月限購四次每月最多可以拿20000美元分行拿美元 現在會被上面核查 拿2000美元以上需要簽一份告知書大概內容是只能用於消費

不能用於資本投資比如購房等雖然看似管控還不太嚴格但確實感覺比以往收緊 銀行是工行提問王先生能否講一下 中國及發達國家福利制度的優劣還有中國跟發達國家的利率對比是否偏高?先說後面中國的利率怎麼比?

中國的利率當然偏高中國跟我們只跟美元比人民幣跟美元比大概中間差兩厘多吧260個點息差是很大的 你拿對於那些基金來說 這個利差足夠他去做一個對沖 風險對沖

就是買一張什麼呢?買一張契約 就是掏空人民幣的契約 假如人民幣跌了我這個賬面上的損失可以從這個合同賺回來所以中國的利率比發達國家的利率是高很多的這也是最近人民幣漲的原因福利制度能否講一下中國跟發達國家福利制度的優劣?

中國有福利制度嗎?我沒有聽說我在中國生活這麼多年 我從來沒聽說過什麼福利制度中國沒有福利制度沒有福利制度你比如說社保社保也好 醫保也好那都不是福利

那都是台賬就是政府沒掏一分錢 都是你自己掏的錢存到裏面去 然後再拿出來只不過你在往裏面存錢的時候順便把你們單位的錢一起存進去了然後你花的錢還是自己的所以中國沒有福利制度 哪有福利?

沒有可比性完全沒有可比性中國有的公共服務就是教育醫療醫療退休都沒有福利教育這一塊政府是有投入的但是中共的教育是洗腦教育啊所以根本不算福利 就是一個工程 洗腦工程所以中國沒有福利制度沒有可比性情況 深圳邊緣地帶人流越來越少摩的變得出奇的多

這是個明顯的信號 失業的民工不是一般的多觀點 看完上一期韓戰回放繼續看老師的直播 央視的為了和平第1集講到韓戰的爆發

絕口不提誰先挑起戰爭但是講到韓國10月1日反攻 越過三八線說美韓悍然入侵朝鮮OK觀點 上次李克強搞地攤各地一時變成豪車展覽許多年輕人以體驗生活為名 曬豪車隨便擺幾件東西湊熱鬧

也不知道這些人什麼心態但那些真正要靠擺地攤來維持生計的窮苦人被這些人搞得哭笑不得 北京如果搞地攤 那大家就等着更高規格的豪車展覽了反正我還是覺得北京搞地攤如果不是白天的話那就完蛋因為北京天黑得早你只能是白天擺才行 白天如果不讓擺那這地攤沒什麼好搞觀點

蔡奇治理水平是真菜坐火箭升職 腦子高溫燒壞情況 每日經濟新聞報道 浙江已經74.3萬人接種了疫苗400元兩針

觀點中共的疫情花費 這下子有機會收回成本情況 強國的各種疫苗問題大面積爆發是從日本停止無常大規模援助疫苗開始的觀點 GDP都100多萬億了

還要過緊日子那麼以前的日子是怎麼過的?國人被騙了70年以前說是民智未開 現在許多國人覺悟仍無寸進情況國內連貧民窟都沒有 有些城市在橋樑公園放釘子

說流浪漢影響市容我回國每次經過商場的一個地下通道一個盲人擺地攤 老婆意外去世 六歲的女兒借着路燈趴在通道樓梯學習租的雨棚住這也被拆了 以後去哪兒生活?

中共的邏輯就是我把他趕走我就沒有這個問題了他根本不解決問題就不解決這些睡天橋底的問題所以我經常講在中國 你看到的新聞都是狼心狗肺 你打開網頁 打開今日頭條新聞你看一下那個新聞天天都是狼心狗肺你說那個天橋底下無家可歸

我睡天橋底下都不讓要放釘子不讓你在那兒睡就把你趕走就是完全沒有底線 政府完全沒有底線 他只要把你趕走就行你去別的地方 不要在我這兒

就可以了他完全不管你所以你看中國的現狀 每次打開中國那些新聞的app 你看到的新聞我腦子裏就是四個字狼心狗肺觀點 毛是農民出身

不可能不知道畝產萬斤是假大空為什麼還有這麼多人認為毛這麼蠢 毛有這麼蠢嗎?毛鼓勵放衛星 是掠奪老百姓的公糧去跟蘇聯換核彈的原料農產品換兩彈一星

既然農業收成這麼好多交一些公糧無可厚非 所以才有三年饑荒餓死人 事實上大部分的口糧被掠奪去蘇聯情況 王老師說得太對了企業員工30%醫療保險被政府充公了

齊齊哈爾消防員退職金30%讓當地政府發錢不能拿到看當地政府是否有錢就是這樣現在情況就這樣好 我們今天節目就到這裏 鳴謝一下謝謝我們今天節目就到這裏 感謝大家的參與

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再見之前請大家點讚請新來的網友訂閱請大家加入我們的會員 支持我們做更好的節目 做更好的自己重要的話說三遍我說兩遍請大家加入我們的會員謝謝

家長要警醒一點,孩子出現這些異常,十有八九是近視了

有些學生家長進行神經系統比較“大條”,可能當發現自己孩子對於視力情況出現一些問題以及就醫時,已經是一個很高的近視度數,對此中山科技大學中山眼科研究中心屈光科楊曉主任醫師深有體會,她表示在門診裏有遇到過,在初次就醫時,近視度數已經可以高達三四...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